首页|宏观|理财|股市|银行|保险|基金|产经|房产|汽车|手机|数码|食品|能源|农业|品牌|爱心帮帮团评论|地方|访谈|时尚|娱乐|时装|旅游
邓聿文:取消十一长假的理由
来源:财经网    作者:财经观察网小编    发布时间:2013-10-08 13:07
黄金周之所以走到今天这种去留两难的“鸡肋”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当初做出这项决策时,并不真正是从公众利益出发,而是为了拉动内需之需,并被旅游部门嵌入了私利

  热闹了七天的十一长假终于落下了帷幕,今年的十一长假,留给人们的印象,依然是各旅游景点和高速公路上汹涌的人流与车流,而在网络上,人们对是否应取消黄金周的争议也很激烈。

  在我看来,鉴于中国式黄金周所产生的麻烦远超其收益,国家应该取消十一长假,只保留春节7天假期,同时对于其他的公众假日,也恢复其本来面目。

  赞成保留十一长假的人,最主要的理由有两个,一是能够拉动内需,刺激消费,这以旅游部门为代表;二是由于中国式的“带薪休假”制度在多数企业实行不了,再加上国家已经取消了五一长假,于是很多人就指望通过十一长假来休息,或走亲访友,或办其他事情,或旅游。

  从今年十一长假的情况来看,黄金周的消费效应似乎确实显著。初步统计显示,今年十一长假主要旅游景点游客数量较上年同期增长18.8%,略低于去年21%的增幅,但比2011年的8.8%和2010年的6.5%要高。7天长假里,全国有6.98亿人次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平均每天一亿人在路上。这些都会产生实实际在在的消费效应。

  不过,我认为,这种消费效应以及黄金周带来的其他好处,更多只是感觉上的,而它所导致的危害,却是实在的,继续保留十一黄金周,只会加重其危害,因此,我主张取消。

  我的第一个理由是,黄金周严重降低了人们的旅游质量。旅游本来是件身心愉悦的事。可中国式的旅游基本成了对祖国大好河山的走马观花,质量很差。这种情况在黄金周尤其严重。不论景点著名与否,基本人满为患,而像长城、故宫、九寨沟、西湖等景点,岂止人满为患,简直是人山人海。去这些景点,看到的只是人而不是景,哪还有心去品味其内涵,倘若发生像九寨沟滞留4000余游客之事,人们高兴的心情早就败坏了。而国人又偏喜欢到这些名山大川去,出现各种意外的概率很大。因此,如此旅游毫无质量可言。

  第二个理由是,黄金周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重要。黄金周的集中爆发式消费仅仅从黄金周来看,确实很可观,然而,如果把它放在一年中综合考量,会发现这种爆发式的消费不过是以其他时段的清淡为代价。对很多景点来说,黄金周极盛,过后急衰的现象非常正常,这使得旅游景点犹如经历“痉挛”,很难实现管理上的平稳过渡。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负责人蔡继明2009年提供的一组数据也显示,实行黄金周制度之前,全国旅游收入连续14年都以29%的速度增长,但实行之后的10年增长速度却降为12%。这虽然是截止到2009年的数据,可也说明,黄金周的消费效应,是夸大了的。

  第三个理由是,黄金周打乱了人们正常的生活和工作节奏,与国际不接轨。黄金周的七天时间,是通过前后调休拼凑起来的,以致现在安排黄金周假期,都成了一门学问。拼凑式的黄金周,把本来应该休息的时间用来工作,把本来应该工作的时间用来休息,严重打乱了人们生活和工作的固有节奏,很多人为适应这种情况,不得不提前安排计划,造成很多麻烦。需要指出的是,现在是全球化时代,全球联系日益紧密,不说国家和企业,个人与境外的交流,包括商务、学术活动等等,也很频繁。由于黄金周是通过调休而来,这样,我们休息时人家正好工作,这就会导致一些事情无法进行。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外国使馆也在中国过黄金周,停止签证,本来可以在正常工作日拿到签证的,这样一来就不得不拖后,影响行程。再如股市,人们不得不考虑七天假期外围股市的走势对中国股市的影响,从而提前买卖股票。诸如此类的不便很多。

  第四个理由是,在黄金周产生经济效应的同时,也产生许多其他的社会问题。前面讲了黄金周会带来井喷的消费效应,但由于它是在短期集中爆发,其带来的环境污染、景点损耗等“后遗症”,代价也是难以估量的。还有,黄金周出外人数激增亦会带来行路难、住宿难、用餐难、购票难等泛社会性问题。这些问题对每个具体的人来说,都是很大的难题,要花费很大成本。

  最后一个理由是,黄金周并不能让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多数蓝领工人享受到旅游休假的益处。很多人支持黄金周的一个原因是,以为黄金周作为国家的强制假期,对那些享受不到带薪假期的人来说,这样一来他们也可以放假休息或旅游。中国式的带薪休假制度是很不完善,不过,目前在大多数政府机构、事业单位以及大中型国企,只要是正式职员,一般都能够享受带薪休假,私企特殊一些,但在一些大的私企或效益好的私企,一般的中层管理者也可以带薪休假。真正享受不到这一制度的,是一线职工。虽然在有了黄金周后他们可以休假,但对他们而言,休假的含义也就是在家休息,而不是像前者那样去旅游休假,所以这种拼凑的黄金周对他们意义不大,还不如正常的假期来得实惠。何况,他们中的一些人黄金周期间照样得工作,甚至工作强度更大。

  因为有上述弊端,这些年来对黄金周的存废争议很大,特别是在一个黄金周结束时。黄金周之所以走到今天这种去留两难的“鸡肋”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当初做出这项决策时,并不真正是从公众利益出发,而是为了拉动内需之需,并被旅游部门嵌入了私利。中国的黄金周制度是从1999年实施的,当时正是所谓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虽然从今天来看,亚洲金融危机远不如目前这场金融危机来得严重,但当时为抵御危机的影响,就像大学扩招一样,国家匆忙出台了这个政策。后来旅游管理部门出于部门政绩考虑,将这种休假方式向旅游方面误导,从而使“黄金周”几乎变成了“旅游黄金周”。

  可以说,只有中国才有此种奇怪的休假方式。但这种中国特色的休假制度,已越来越证明,它并不适合逐步富裕起来的中国人的休闲需求,因此,十一长假取消为宜。

  邓聿文为资深媒体人 

 

本篇编辑:财经观察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