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理财|股市|银行|保险|基金|产经|房产|汽车|手机|数码|食品|能源|农业|品牌|爱心帮帮团评论|地方|访谈|时尚|娱乐|时装|旅游
乔治·索罗斯:默克尔的惨胜
来源:财经网    作者:财经观察网小编    发布时间:2013-10-08 13:10
德国必须学会成为温和霸权。这样能让德国收获目前附庸于它的国家的感激,正如马歇尔为美国赢得了欧洲的长期感激。我认为,抓不住这一时机将导致欧元区走向分裂并最终崩溃

  布达佩斯--

  在德国人看来,欧元危机闹剧已经结束了。欧元危机在最近的德国大选中几乎无人提及。总理默克尔对欧元的生存做了必要的保证,并且是以让德国的成本尽可能小的方式做出的--这一招让她同时获得了亲欧洲德国人和相信她能捍卫德国利益的人的支持。毫不奇怪,她以压倒性优势赢得连任。

  但这是一场惨胜。欧元区现状是不可容忍不稳定。主流经济学家称之为劣均衡;我则称之为噩梦,它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罪过,而若维持这一噩梦的误解和禁忌被破除,它本可以轻松避免。

  一个例子是欧元债券,默克尔所宣布的禁忌之一。但欧元债券是解决欧元危机根源--加入欧元让成员国政府债券暴露在违约风险之下--的显而易见的方案。

  通常,发达国家不会违约,因为它们可以随时印刷钞票。但是,将这一主权让渡给独立央行导致欧元区成员国沦为借贷外币的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当局和市场在危机前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表明这两者都具有易错性(fallibility)。

  引入欧元后,当局实际上宣告了成员国政府债券是无风险的。商业银行可以持有这些债券而不必拔备任何资本,欧洲央行的贴现窗口也对它们一视同仁。这造成了一种不当激励,促使商业银行购买疲软国,而随着利差趋近至近零水平,这样做带来的好处最终只不过是区区几个基点。

  但利率趋同造成了经济趋异。疲软国享受了房地产、消费和投资繁荣,而承受重新统一带来的财政重担的德国彼得不采取紧缩、实施结构性改革。这就是欧元危机的起源,但当时这一点并未被识别--即使在今天也没有得到正确的理解。

  把所有现存政府债券--希腊除外--转换为欧元债券是目前为止的最佳解决方案。这样一来就不需要转移支付,因为各国将继续自己负责自己的债务本息偿还。这还将让债务国面临比目前更严格的市场纪律,因为它们发行的欧元债券只能用来为到期债务再融资;任何额外的借贷都必须以它们自己的名义进行,市场会对过度借贷课以惩罚性利率。

  但欧元债券课以大大降低重债国借贷成本,大大增加欧元区的平等性。德国信用评级不会受到影响,因为欧元债券课以和其他大国债券等量齐观。

  欧元债券无法解决竞争力不同的顽疾;欧元区国家仍需要实施各自的结构性改革。但欧元债券课以弥合欧元的主要设计缺陷。所有其他解决方案都要等而下之:要么包含转移支付,要么造成欧元区的不平等,要么两者兼有。然而,拜默克尔的反对所赐,欧元债券根本不会得到考虑。

  希腊也是其债权国的误解和禁忌的受害者。所有人都知道希腊无法偿还其债务,而其债务大部分掌握在正式部门手中:欧洲央行、欧元区成员国以及IMF。在经历了大量痛苦和罪过后,希腊距离基本预算盈余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如果正式部门可以在希腊满足三驾马车(欧洲央行、欧盟委员会和IMF)的要求的情况下放弃索偿,私人资本就会回流到希腊,希腊就可以快速复苏。

  从我的个人经验看,只要债务积压得到解决,投资者就会迅速回到希腊。但正式部门无法减记其债务,因为这会违反许多禁忌,特别是欧洲央行。

  德国应该好好想想其历史上三次大大受益于债务减记的经历。1924年的道威斯计划(DawesPlan)缓解了德国对一战赔款的偿付。1929年杨格计划(YoungPlan)减少了德国赔款债务总额,延长了赔付时间。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Plan)也提供了债务纾解。

  一战结束后,法国人坚持要求对德国人施加严苛的赔款偿还,这显然为希特勒的崛起提供了温床。希腊的新法西斯主义政党金色黎明(GoldenDawn)的崛起亦然。

  这两个例子解释了为什么我把欧元危机称为一场噩梦。只有德国可以终结它,因为,作为目前信用评级最高、最大最坚挺的国家,德国拥有主宰地位。

  囿于最近的历史经验,德国不愿意扮演霸权的角色;当前的局面绝非德国阴险图谋的结果。尽管如此,德国无法摆脱这一角色带来的责任和负担。它必须学会成为温和霸权。这样能让德国收获目前附庸于它的国家的感激,正如马歇尔为美国赢得了欧洲的长期感激。我认为,抓不住这一时机将导致欧元区走向分裂并最终崩溃。

  当然,许多国家曾经遭遇过噩梦并最终恢复了元气。但欧盟不是国家;它是由主权国家组成的不完整的联盟,它无法经历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停滞而不分崩离析。这不符合德国的利益,也会让欧洲人的境况比欧盟工程启动前更差。

  对政治领袖来说,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从来不是易事,但大选确实为政策改变提供了机会。最好机会摆在默克尔面前--她的新政府应该任命独立的专家委员会评估替代方案,不要被现存禁忌所束缚。

  乔治·索罗斯是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 

 

本篇编辑:财经观察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