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理财|股市|银行|保险|基金产经|房产|汽车|手机|数码|食品|能源|农业|品牌|爱心帮帮团|评论|地方|访谈|时尚|娱乐|时装|旅游
首部“三农”互金蓝皮书典型样本 翼龙贷引领农村互金
来源:未知    作者:财经观察网小编    发布时间:2016-08-19 08:01

导语: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而农村金融是我国金融体系中的一块短板,随着以翼龙贷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力量对农村金融补充作用的日益凸显,这块短板正在被补齐。

8月18日上午,国内首部“三农”互金蓝皮书《中国“三农”互联网金融发展报告(2016)》在社科院财经系学术报告厅正式发布。这本历时近10个月的 “三农”互金领域的集成作品终于面世。

此书全面系统地介绍了“三农”互金的定义、现状、政策、趋势等,用大量的案例及数据进行全面分析,对三农及农村金融的发展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和实践指导作用。

彼时,互联网金融对于大众来说还是个陌生的词汇。

2016年年初,“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的表述已经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中。

此时,农村金融已成为互联网公司们竞相追逐的“香饽饽”。

3200亿未来规模 3.05万亿当下缺口

资本的背后代表的是金融的理性,资本走向哪里,市场就在哪里。

近年来三农领域的互金春风“劲”吹。根据蓝皮书显示,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希望金融、翼龙贷、宜信等互联网金融公司纷纷布局。

一方面,是资本争相进入这片逐渐被重视的蓝海;另一方面,农村金融市场的需求缺口仍然巨大,根据蓝皮书内容显示,我国目前农村金融的需求缺口高达3.05万亿。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蓝皮书主编李勇坚指出,“据我们测算,2020年“三农”互联网金融总体规模将达到3200亿,其中,电商大数据模式预计占据200亿,线下风控模式大概2500亿,供应链金融模式占据500亿。”

面对农村金融这块“香馍馍”,大家都摩拳擦掌。

难啃香馍馍 三大模式齐上阵

传统金融在农村面临了诸多问题,互联网金融也一样会遇到,比如地域分散、成本高昂、风险控制难等。

李勇坚表示,三农金融有其特有的高风险。“信用信息不对称;现有风险评估风险模型难以直接应用;面临三大缺口:金融机构缺口、业务缺口、数据缺口”。

面对农村市场这块蕴藏了无限商机的香馍馍,三农互金企业摸索出五种模式予以应对,这其中三种模式较为成熟。

第一种是基于供应链的“三农”服务模式,以新希望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为代表。“其中新希望、大北农的猪联网和海吉星做得比较大。而这三家面临一个共同问题,供应链里面必须要有主导的企业,这个主导的企业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这样等于说把整个金融发展的依托在主导实力的信用和实力上了”,李勇坚说,“所以,如果没有更多的企业加进来,要保持增长速度百分之三百或者百分之四百的速度也是非常难的。”

第二种是基于电子商务的大数据模式,以蚂蚁金服、京东金融为代表。“蚂蚁金服是依托于淘宝服务站、依托村淘来做。目前,电商的大数据在农村的普及率还不是很高,所以蚂蚁的增长速度会很快。然而,要做得特别大可能也会有难度” 李勇坚说。

与蚂蚁金服不同,“京东侧重于做农业生产资料,这种模式的局限在于,农业生产资料买卖不是简单的交易过程,包括后面一系列的服务。这导致农业生产资料的网上销售受到一定的限制。目前电子商务零售的渗透率已经达到12%,但农资的电商渗透率只有3%,京东步伐走得也比较慢。”

第三种是基于线下风控的P2P模式,以翼龙贷为代表。中央财经大学培训学院院长李溦表示,翼龙贷模式和中国农业现状有着天然的契合度,“在诚信和风控保障的社区文化性上以及社区文化风控模式上,翼龙贷和中国三农金融市场可谓天作之合”。

翼龙贷指标第一 或具成行业寡头实力

说起翼龙贷,翼龙贷创始人、董事长王思聪在会上表现自信满满。

“翼龙贷已经覆盖了全国60万的人口,每天平台的交易额约2亿,其独特的模式,让翼龙贷从互联网金融元年的1.0时代走到了现在三农互联网金融元年的2.0时代”。

王思聪表示,“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已经是世界第一”,言语中透露出对翼龙贷对行业的信心。数据显示,2015年翼龙贷在“三农”互联网金融领域撮合的借款金额已经突破100亿大关。

表一2015年主要“三农”互联网金融平台“三农”领域业务量(P2P)

注:合计金额含其他平台的。

资料来源:蓝皮书作者根据网络公开资料整理。

从蓝皮书统计的数据可以看出,翼龙贷现在是“三农”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排头兵。

关于未来竞争,李勇坚认为:“未来可能有两到三家主导性的企业大概占50%的份额,剩下的是区域性企业大概占到50%的份额。真正能够存活下来的,不会超过30家” 。
面对这样的未来寡头竞争态势,作为目前牢牢占据市场第一份额的翼龙贷来说,无疑是最有可能成为寡头的那一个。

本篇编辑:财经观察网小编